<menu id="eswmu"><menu id="eswmu"></menu></menu>
  • <menu id="eswmu"><menu id="eswmu"></menu></menu><xmp id="eswmu">

    《皆大歡喜》莎士比亞談情 唱念做打說愛| 特邀劇目回顧

      《皆大歡喜》這部作品像是莎翁傳來中國的情書。在西方故事文本中加入中國戲曲元素,這是最超越的組合,這是最真誠的致敬!本劇講述了弗萊德里克篡奪了自己胞兄(即羅瑟琳的父親)的公爵之位,把公爵趕走流亡在森林。美麗的羅瑟琳與善良的奧蘭多相愛,但不久也被弗萊德里克放逐,不得已女扮男裝逃亡,與奧蘭多在森林不期而遇。奧蘭多拯救了虐待他的長兄奧列佛,使他良心發現,并與西莉婭產生了愛情。他們一起在森林里,幫助羅瑟琳尋找父親,并最終找到了父親。弗萊德里克受隱士點撥,幡然悔悟,將權位歸還給了胞兄。四對戀人喜結良緣,以善勝惡,皆大歡喜。

    莎翁劇本中的東方可能

      莎士比亞的偉大,其名字足以涵蓋一切,他早已是戲劇與文學中一個重要的研究型文化符號?!督源髿g喜》這次遇見中國戲曲,在西方戲劇的土壤里融入中國戲?。ㄖ袊鴤鹘y美學)的元素,兩位導演表示,“沒有可借鑒的東西,一直在摸索?!?


    12名演員的唱念做打,12條中國傳統紅色大長凳與劇場空間形成的比例關系,“服化道”黑、紅、白三種顏色的交相呼應等,這些形式上的突破不僅展現了當代劇場藝術與中國傳統文化的碰撞與光彩,更反應了中國傳統戲曲元素形式上的互通性和多植入渠道,也是兩位導演的專業和中國傳統美學觀念的預見。本劇的12名演員不但有學習戲曲的經歷,同時具有出色的原創性,在形體、戲曲唱段方面上的節奏把控上行云流水、一氣呵成。

      

           找到這個角度去發掘中國戲曲元素,會擁有比傳統意義上更大的可能性,用中國美學的表達方式與劇場形成對接與碰撞,在碰撞里尋找一種獨特的表達方式,最終讓觀眾感受傳統與現代的光輝。到底是形式大于內容還是內容大于形式?就此而言,已不再重要!

    專訪《皆大歡喜》導演余鳳霞、陳濤

      針對今年烏鎮戲劇節,作品會不會進行改動?

      這次在烏鎮戲劇節會嘗試增加音效,營造更為“戲劇”的觀看效果。以前的版本之所以沒有刻意的音響、音效、音樂,是為了追求最為樸素的戲劇形式。這次稍稍改動,配合演員的專業性,非常期待此次觀眾的觀看感受。





      何時開始嘗試對戲劇進行跨界融合的創作?

      第一階段是從2005年我們學導演開始,心中萌生出戲曲不僅僅是傳統表演的程式化狀態的概念,那時我們就已嘗試在戲曲上融入西方戲劇元素了。第二階段是從2010年以后,開始著手想去做新的嘗試,即在當代戲劇劇場里融入戲曲元素。恰恰莎翁的劇本可以囊括無限種可能,所以《皆大歡喜》應運而生。


    版權所有 © 2022 文化烏鎮股份有限公司      正午互動:設計制作     浙公網安備 33048302000125號      浙ICP備09047744號-5
    又大又粗又大又黄少妇毛片信息
    <menu id="eswmu"><menu id="eswmu"></menu></menu>
  • <menu id="eswmu"><menu id="eswmu"></menu></menu><xmp id="eswmu">